http://www.btcbtcbtcbtc.com

比特币经济学家:比特币不是泡沫,而是刺破泡

比特币经济学家:比特币不是泡沫,而是刺破泡沫的针
 
比特币终于在它诞生的第十年,迎来了史上最大崩盘。进入2018年11月以来,比特币的价格持续下跌,11月15日跌破6000美元,11月19日跌破5000美元,11月25日更是达到了罕见的3500美元。和2017年大涨行情下约2万美元的价格高点相比,下跌一度超过80%。同时,其他主流数字货币也呈现出惨淡迹象。持币玩家纷纷抛售自己手中的数字货币,微博更是出现了“矿机论斤卖”的热搜。
 
比特币的暴跌,让人联想到金融史上的第一次泡沫——荷兰郁金香泡沫。郁金香原产亚洲,随着贸易流通引进欧洲,在培植过程中,得到了法国贵族的追捧,而精明的荷兰投机分子嗅到这个商机后,大量囤积郁金香。而后,在荷兰贵族圈子里,郁金香似乎疯狂到成了“身份的象征”。
不久,在舆论的鼓吹之下,人们对郁金香表现出一种病态的倾慕与热忱,并开始竞相抢购郁金香球茎。甚至为了可以更方便地交易郁金香,阿姆斯特丹的证券交易所内,开设了固定的交易市场。
 
1634 年,炒买郁金香的热潮蔓延为荷兰的全民运动。当时一朵1000元的郁金香花根,不到一个月后就升值为 2 万元。而花的价格从1634年到1637年,涨了1000多倍。一株名为“永远的奥古斯都”的郁金香,可以换下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运河边最繁华地段的一幢豪宅。
 
直到某天英国的一个水手,误把郁金香的球茎当大蒜来吃,这件事被扩散开来,一些人开始重新审视郁金香的价值。当越来越多的人发现郁金香价格的虚高,纷纷抛售,郁金香市场一片混乱,价格急剧下降。根据 1639 年的数据显示出,有些品种郁金香的价格,狂跌到最高价位的 0.005%。正因为这一场金融泡沫的破裂,让千万参与郁金香投机的人,倾家荡产,荷兰引以为傲的金融体系瘫痪了三年,间接地导致荷兰丢失世界霸主的地位。最后,这场“郁金香泡沫”彻底崩溃了。
 
正因为如此,一代投资传奇巴菲特(Warren Buffett)才会说:“你无法确定比特币的价格,因为这种资产不能创造价值……从这个角度来说,它就是个不折不扣的泡沫。它根本就没有意义。这东西居于监管之外,居于控制之外,无论是美国联储还是其他的央行,都无法监测。对这件事,我从根儿上就不相信。我认为它迟早要彻底崩盘。”但是,最近比特币经济学家却反驳了这一说法。
 
比特币是一种全新的事物
 
比特币经济学家迪安安默斯是《比特币标准》(Bitcoin Standard)一书的作者。他最近就比特币能否与历史上著名的泡沫相提并论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保罗克鲁格曼、杰米戴蒙、沃伦巴菲特等批评人士经常将比特币称为“泡沫”,尤其是在比特币价格从2017年12月的近2万美元跌至目前的约4000美元时,他们更是对比特币大加诟病。
 
但是,安默斯认为,将比特币与股票市场上历史性的崩盘进行比较,简直是牛头不对马嘴。他说道:“比特币是一种全新的事物,不同于它之前的所有东西。如果你用来分析泡沫、货币和股票的旧工具箱来对待比特币,那是行不通的。正是这些过时的工具,让巴菲特等人错过了历史上最好的投资机会之一。即使是比特币目前4000美元的价格,与像亚马逊(Amazon)这样最强势的股票相比,数字货币的表现也远远将股票市场甩在了身后。”
 
事实上,在过去10年里,比特币至少出现了5次80%以上的下跌。安默斯指出:“比特币的价格在9年的时间上涨200万倍,即便一路下跌,其涨幅还是有30万倍。”换句话说,如果你在2009年购买了价值100美元的比特币,今天你将拥有大约800万美元。
 
无法与历史上著名的泡沫相提并论
 
随着比特币价格的每一次下跌,比特币经常被媒体比作“郁金香”。安默斯认为将比特币完全比喻为“郁金香狂热”是存在误解和非常不准确的,因为比特币的价格在每次崩盘后都会出现一个较低的高点。安默斯解释:。“不持有比特币的人最喜欢的就是泡沫,荷兰郁金香热只持续了两年多的时间,郁金香价格上涨了60倍左右,然后跌破了最初的价格。”
 
 
毋庸置疑,比特币是世界上第一种无国界、去中心化、中性的货币,任何人都可以用比特币兑换数百万美元,而郁金香只是一朵花。还有1929年的股市泡沫,在蓬勃发展的20年代上涨了6倍。在随后的暴跌中,价格回到了最初的水平。而相比之下,比特币兑美元的价格仍比2016年约400美元的“泡沫前”价格高出10倍。阿默斯继续说道:“比特币不仅不能与泡沫相提并论,它的快速崛起也是最成功的公司和创新者所无法比拟的。就我所知,没有什么比比特币增长得更快,增长得更多。”
 
比特币通过自我修正与法币抗衡
 
那么,比特币是如何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实现如此之大、如此之快的增长的呢?秘密或在于它的规则。也就是说,2100万枚比特币这一硬顶供应量,是一个通过算法固定的数字,使得它成为有史以来最硬通的货币形式。
 
 
更重要的是,与中央银行不同的是,比特币的供应(挖矿)速度是通过程序预先设定好的,直到2100万枚全部开采出来。这使得它成为有史以来最可预测的资产。不仅每个人都知道10年甚至100年后会有多少比特币存在,而且这些数据也是透明和可验证的。
 
但阿默斯指出,在比特币经济学中发挥重要作用的另一个重要特征是:挖掘难度的调整。他说道:“我对这种上涨的解释是,比特币算力难度调整使得它成为一种真正独特的货币资产,能够快速升值。”
 
这使得比特币成为一种完全独特的资产,因为它不像传统资产那样依赖于供求关系。这是世界上第一种可以自我修正的资产,无论市场情况如何,它都让最高效的矿工盈利,同时通过设计吸引越来越多的法定货币。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