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btcbtcbtcbtc.com

之前区块链里的那撮人都去哪了?

之前区块链里的那撮人都去哪了?
 
“这个圈子太low了,记者像公关,公关像微商。”——王晴“做人当如孙大圣,若有去无回,便一去不回”——某区块链创业者“去年好多群,今年群里都没人讲话了。大家都亏惨了。” ——李书
“走在路上,账上一天几十万,旁边一个骑电动车的人,说自己一个月工资两三千。啊生活,可真是魔幻。”——谭生生“好像进入区块链以后,身边的人都逐渐开始疏远自己了。认为是进了传销圈”,“所有人都不承认你,甚至你写个非常专业的报道,都得不到那些所谓主流媒体的转载。”——曹方“你说我如果是接受过殿堂级教育和培训的人,我怎么能接受,突然让我拎个包儿,整天窜在一些,大家都群情激愤的,讨论炒币,怎么把项目搞起来,怎么割韭菜……这种状态么?这种事情,你能理解么?”——某行业人士“留下来不需要勇气。这就是一份职业。我觉得按照99%是好的、1%是不好的来分,太过于简化这个世界了。”——某区块链媒体从业者
离开的原因
比特币最早诞生于2008年的那次金融危机。当时各国央行都在放水,通货膨胀非常严重。民众对于政府的不安全感和不信任感,最终催生出了去中心化数字货币这样的概念。此后币价的每一轮爆涨,都会使得一大波人卷入行业。根据coinmarketcap交易所提供的数据,历史上币价主要经过三轮爆涨,分别是2011年、2013年、以及2017年。而大多数人涌入区块链这个行业、全民炒币,主要还是在2017年这一波。还有一些大V的推波助澜。比如蔡文胜、李笑来、薛蛮子这样的传统互联网人,也开始谈论区块链了,这个概念才真正开始大众化。大部分人选择这个时候入场,大部分是散户,又称“韭菜”。此外,也有一些真的想要做项目的人。但他们在整个行业的生存状态,其实也是步履维艰。在创业者李书的观察中,整个区块链世界就好比是一个金字塔。最顶层是那些交易所和比较大的投资机构比如币安、火币,因为资源都集中在这些人身上,有些人甚至是交叉持股,所以无论熊市牛市,他们都不会亏钱。往下走可能是行业早期的一些大佬,比如李笑来、杜均这种人,为什么排在第二层,主要是因为这类人的风险要比第一层大很多。当然为了平衡风险,他们现在也会投资一些天使级别的项目。再往下就是一些做小项目的人。这些项目方往往会跟操盘手合作,因国内政策原因,操盘手肉身一般在新加坡加拿大。这些人的风险系数包括赚钱能力相对第二层,也会更低一些。最后,就是风险系数最高、赚钱能力最弱的散户了。为什么去年很多散户进入了区块链的圈子又选择离开?除了没有资源等原因以外,主要还是因为他们没有碰上很好的行情。另一方面与他们的心态相关。“财务自由”“一夜翻身”人人都希望自己是“二八定律”里的“二”这种给自己画大饼的状态,使得不少人甚至贷款卖房去做这样一件事情。在完全由情绪主导没有理性指挥的情况下,一夜变“负翁”也见怪不怪了。“去年好多群,今年群里都没人讲话了。大家都亏惨了。”李书感叹道。
 
李书以前曾在金融机构工作过,有很多做交易的经验。从专业的投资角度来看,他会通过算一笔交易的期望值来做最后决定,“期望值越高的交易做得越多,整体就是越赚的”。这是他与其他散户的不同,也是他最后还能留在币圈的原因之一。
比特币最早诞生于2008年的那次金融危机。当时各国央行都在放水,通货膨胀非常严重。民众对于政府的不安全感和不信任感,最终催生出了去中心化数字货币这样的概念。此后币价的每一轮爆涨,都会使得一大波人卷入行业。根据coinmarketcap交易所提供的数据,历史上币价主要经过三轮爆涨,分别是2011年、2013年、以及2017年。而大多数人涌入区块链这个行业、全民炒币,主要还是在2017年这一波。还有一些大V的推波助澜。比如蔡文胜、李笑来、薛蛮子这样的传统互联网人,也开始谈论区块链了,这个概念才真正开始大众化。大部分人选择这个时候入场,大部分是散户,又称“韭菜”。此外,也有一些真的想要做项目的人。但他们在整个行业的生存状态,其实也是步履维艰。在创业者李书的观察中,整个区块链世界就好比是一个金字塔。最顶层是那些交易所和比较大的投资机构比如币安、火币,因为资源都集中在这些人身上,有些人甚至是交叉持股,所以无论熊市牛市,他们都不会亏钱。往下走可能是行业早期的一些大佬,比如李笑来、杜均这种人,为什么排在第二层,主要是因为这类人的风险要比第一层大很多。当然为了平衡风险,他们现在也会投资一些天使级别的项目。再往下就是一些做小项目的人。这些项目方往往会跟操盘手合作,因国内政策原因,操盘手肉身一般在新加坡加拿大。这些人的风险系数包括赚钱能力相对第二层,也会更低一些。最后,就是风险系数最高、赚钱能力最弱的散户了。为什么去年很多散户进入了区块链的圈子又选择离开?除了没有资源等原因以外,主要还是因为他们没有碰上很好的行情。另一方面与他们的心态相关。“财务自由”“一夜翻身”人人都希望自己是“二八定律”里的“二”这种给自己画大饼的状态,使得不少人甚至贷款卖房去做这样一件事情。在完全由情绪主导没有理性指挥的情况下,一夜变“负翁”也见怪不怪了。“去年好多群,今年群里都没人讲话了。大家都亏惨了。”李书感叹道。
李书以前曾在金融机构工作过,有很多做交易的经验。从专业的投资角度来看,他会通过算一笔交易的期望值来做最后决定,“期望值越高的交易做得越多,整体就是越赚的”。这是他与其他散户的不同,也是他最后还能留在币圈的原因之一。
理性角度来看,区块链世界所衍生出来的这一切应用,本质都还是非常新兴的事物,甚至很多时候也受不到法律承认,长期游走于边缘地带。很多人在进入这个圈子以前,并没有做好全面的调研和心理准备,就仅仅因为媒体的“暴富”描述,或者那样一个美好的“去中心化”、平等的迷人世界,就怀着一腔热情加入了过来。这个行业需要监管、需要时间、需要耐心。历史上的成功事迹哪个不是一步步化茧成蝶。留下来的成功人士
他就东拼西凑了几十万开始炒币。短短两个星期,几十万变成五百万。“好像打开了新世界一样”。走在路上,账上一天几十万,旁边一个骑电动车的人,说自己一个月工资两三千。他想,啊生活,可真是魔幻。无法回头、也不想回头了。此后他又专门成立了一个token社区,不停地在这里面分享、演讲、包括直播。据他口述,目前那个token社区是盈利的,其商业模式是通过它与其他平台的合作,比如线下类似收钱吧这样的业务,为自己带来利润;最后的利润,减去部分运营成本,再在社区分配给活跃用户。但这件事其实也不容易。比如用户教育成本很高,要不断说服线下店家;此外他们所发行的token暂时也无法与现实世界有更多的互动,主体还是在自有的社区包括商城里面运作(但分红里有比特币这类的角色)……总体来说,还是有很多问题亟待解决。不过好在,社区商业模式很轻,没有太多人工成本。所以作为一名区块链创业者,他的压力也没有其他同行那么大。事实上,目前很多区块链圈子的项目,都存在人工成本很重,商业模式也未跑通的问题。再就是竞争壁垒。即便跑通了。其商业模式也还是在和传统类型竞争。“你打区块链的旗号开个商城,怎么跟社交化电商、云集这些比,非常之难。” 从门槛来说,巨头如果想要切这部分业务,可能也是分分钟的事情。要获得足够宽的护城河,最好是项目足够早,方向没被巨头盯上,此外,又能够得到区块链行业内外的诸多资源。
圈内某知名区块链媒体,在这方面就很有意识。他们会有意识地找到一些圈外认可的大佬去做采访;包括自己的投资方,也都是传统加区块链复合背景。
就职于这家媒体的记者曹方,对此表示非常感动。“毕竟赚钱的机会那么多,很多人在传统的圈子就有很多的钱很好的地位,他为什么要为这件事情奔走发声呢?”他认为,自己的老板在做区块链媒体这件事上,是真的有情怀和策略在的。总之,区块链能看到它在慢慢变好。尤其是大浪淘沙,去年走了一批人以后,还留下来的那些人,信念上可能更加坚定;包括留下来的那些公司,流程和规范也在越来越标准化。互联网发展到今天,各类设施已经非常完善,效率并没有想象中那么低。区块链其实也想提高效率,但问题在于,当前的技术没有对效率有多大的改善。还处于比较早期的阶段。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