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btcbtcbtcbtc.com

为什么,区块链(Block Chain)是未来?

为什么,区块链(Block Chain)是未来?
我将用两天,要讲一个超级重要,但是又超级抽象的话题——区块链。
 
很多人可能听到这个名词就觉得很炫酷,但其实根本不知道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只知道好像和比特币连得很紧。
所以,这两天我们要完成几个任务:
 
第一个,讲清楚区块链到底是什么,它的工作原理、底层逻辑到底是什么。
第二个,跟你一块儿思考区块链的未来,它到底会对我们的生活、行业发展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今天我们开始讲区块链到底是什么。
 
✔我先问自己一个问题:在互联网出现之前,我们的生活是什么样子?
这个问题你如果仔细想,就会发现,哇,这个世界完全不同了。那其中最重要的变化是什么呢?是信息的传递、交互,沟通的方式全部被改变了。
就像我们之前在课程里提到的,所有的信息都以“在线”的形式存在了,那自然地,整个世界的商业模式、生活方式也就变得不同了。
 
今天全球市值最高的10家公司,有7家是典型的互联网公司,工业时代伟大企业的代表,GE、通用,都逐渐地退出了历史的舞台。
 换句话说,互联网带来了信息重构,让整个世界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好,那为什么我要问这个问题呢?因为区块链会带来一个足以比肩信息重构的变化。区块链会改变什么?会改变价值交互的方式。当然,我们交易的方式也会发生巨大改变。然后,我们的商业世界和生活方式都会被重塑。
 
所以,我将区块链带来的改变称为“价值重构”。
为什么叫它“价值重构”?区块链到底又怎么实现“价值重构”的呢?下面我们一个个地来说。
✔要弄清楚区块链为什么是“价值重构”,首先我们就得弄清楚什么是“价值”。
 
这个问题你去问经济学家,他们一定会感到这是一个“拷问灵魂”的问题。
什么叫价值呢?衣食住行这些商品,它们的价值都是用价格来衡量的,这里面包括的原材料、人力、场地、物流这些成本。所以,传统的政治经济学的课本告诉我们,成本+利润=价格,也就应当是价值。
这个公式放在普通的工业品上,似乎也讲得过去。可是放到奢侈品,放到服务业上就变得很尴尬了。
 
给你举个现实中的例子。现在很多年轻人喜欢看直播,动辄就给主播打赏。这些直播绝大多数也就是普通地唱歌、跳舞,才艺表演,打赏的很多也不是什么富二代,就是月收入几千块钱的普通白领、蓝领。那好了,你告诉我,直播打赏这种商品的价值从哪里来?
 
那年轻人会怎么告诉你呢?我觉得开心啊!我觉得值啊!没错,我觉得价值是多少才是核心。
 
更直接地说,价值是什么?价值是人们的一种共识。而经济学里边,供给和需求都是在找这个共识的均衡点。这个寻找过程,是通过市场来实现的,价格作为信号反映着供给需求面的变化,也影响着供给和需求的改变,实现资源的最优配置。
这个过程会有很多摩擦,像信息不透明、物流交易成本、生产能力等等,所以,价格和价值一定是动态变化的。
 
✔说到这里的时候,聪明的你一定会问了,既然价值是共识,那么我们两两之间的交易,不就应该是可行的吗?对不对?只要我们能互相达成共识。
理论上你是对的。大多都有去跳蚤市场的经历,其实不就是一个点对点的交易吗?双方协商,达成共识,达成交易。
但是,这种模式会很难大规模地复制。为什么呢?因为缺乏信任的两者,很难达成共识。所以,一般的跳蚤市场就只是卖家里没有用的小件物品。
 
而我们都知道,信任和信用的建立是很困难的,不是朝夕之功。在以前,它必须依靠某种机制来维系建设,比如像银行、金融机构这种靠时间累积的,像国家政府、国际机构这种靠国家权力支持或者来协调的,比如货币。
 
好,现在我们就着这个思路再想下去,脑洞大的同学一定会想到,如果有一种机制能够帮助人们快速地建立信任,达成关于价值的共识,岂不是会改变我们交易的模式,甚至改变市场的概念?这个方向是对的。
 
不过,这个机制不是那么轻而易举能设计出来的,它必须满足几个条件:
 
第一,要能够快速地完成信用的建设,这是价值交换的基础,而且不需要第三方的认证和加持。
第二,要保持价值交换、流通的唯一性。这里我要强调一下,你会发现,和互联网的信息重构不一样,信息是可以重复流通的,但是价值不行。你读过的新闻,不妨碍我阅读的价值。但是,一份报纸,你是不能够同时卖给两个人的。信息的交换、流通不一样,价值交换和流通一定要保持唯一性。
 
没错!这正是区块链在干的事情。它通过一系列的技术手段,设计了一种跨越时间的共识机制,这样使得价值很容易被确定,然后进行交互。
 
✔我说到这里的时候,你应该已经明白了,区块链的这两个特征,是它为什么在全球精英层引起巨大震动的原因。这个改变的分量可能会比互联网带来的改变更重要。
 
互联网代表的信息重构,改变了人类社会信息交互的方式。由于信息使用的可复制性,还有非排他性,所以,互联网时代里面最初呈现出的是一个免费的世界,然后这个过程重塑了我们的生活方式,改变了很多的商业业态。
区块链构建了一种跨越时间的共识机制,触及了人类社会交易的本质,信用和确权。
 
✔什么叫信用和确权呢?它使得人们可以突破时间和权力的限制,进行信用共建,然后完成所有权的确认。这会带来对价值的重新认识,以及随之会带来交易模式的改变。
 
你再细想下去,关于价值的共识和交易模式改变了,我们关于市场的概念都会被重新塑造。这也就是我强调的价值重构。
加  餐
最近一段时间,有不少人在关注计划在10月初举行的新一轮中美经贸磋商。过去这一周,中美都向对方释放了一些善意。美国那边,特朗普宣布将推迟加征2500亿美元关税。中国这边,我们也宣布要把至少16种美国商品从加征关税的清单里排除。
虽然未来的不确定性仍然很高,但这些措施,我觉得有助于两个国家建立信任,为磋商营造良好的氛围。
 
很多人看中美关系,关注的都是利益,觉得中美之间之所以出现摩擦,主要是关于利益的这笔账没算清楚。但最近我看到一个值得重视的观点,说“信任”才是让中美关系能再次正常运转的最关键的“钥匙”。
 
这话说出来,乍一听好像没啥营养,不就是谁都会说的客套话?还真不是。信任在现在我们所处的时代格外重要,因为随着科技发展,世界发生了一个微妙的变化,这个变化让“信任”对于国际关系的分量更重了。
 
具体是什么变化呢?你一定听说过一个说法,说“世界是平的”。提出这个观点的,是经济学家托马斯·弗里德曼。最近,他提出一个新的概念,说“世界是深的”。这个观点,他在9月6日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进行了完整的阐述。
 
✔在弗里德曼看来,在过去的20年中,整个世界的形态发生了3次重大变化。
 
第一次变化,相信你已经很熟悉了,那就是随着光缆技术成本的大幅下降,信息时代来临了。这让我们可以用接近免费的价格,和世界上几乎所有的地方产生连接。所以弗里德曼才会发出感慨,说整个世界好像被“抹平”了。
 
第二次变化是在2007年,可以说我们现在熟悉的生活,都是在那一年埋下的种子。比如乔布斯发布了第一代苹果手机、脸书开放了自己的平台、奈飞第一次推出了自己的流媒体服务。这还只是表面上的,云计算这个概念第一次被提出来,比特币的论文也是在这一年发表的,芯片的价格也遭遇了一次暴跌。
 
这些技术创新,带来了什么样的变化呢?世界变快了。弗里德曼说,算力提升和算力成本的下降,让我们动动手指头,就能解决之前很多费时又费力的事情,比如以前打车要走到大街上拦车、等车,现在只需要在手机上点一点,车就到门口了。
 
听到这里你就可能要问了,的确,我们每个人在生活当中,都经历了互联网技术带来的扁平和快捷,可为什么近两年,全球频繁出现贸易摩擦呢?按照弗里德曼的说法,世界越来越平,越来越快,本应该促进自由贸易啊。
 
弗里德曼给出的答案是,因为我们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也就是世界正在不断变“深”。
 
这次变化,背后的驱动力是传感器价格在不断变低,体积也不断缩小。这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我们能实现万物互联,技术对物理世界的介入越来越深。
 
举例来说,你在衬衫里面植入传感器,传感器就能检测你的身体功能。基于这样的健康数据,它能通知电商平台,在超市为你购买食物,然后用无人机将食品运送至你的冰箱,如果冰箱里的食物吃完了,还会通知超市继续为你进货。
 
你可能觉得,这样看来感觉世界变深是件好事,能让我们的生活更方便。但弗里德曼指出来,恰恰是世界的“深化”,让中国和美国之间出现了冲突。
 
为什么这么说呢?弗里德曼说,中国在过去10年中,已经变成了一个技术强国。起初,我们只能卖T恤、玩具这种简单的工业制品。但现在,我们能对外输出人工智能系统、5G技术、智能手机、电动汽车等等。这样的技术产品,弗里德曼认为是“深科技”,它们能被嵌入一个地区的基础设施、嵌入工厂、嵌入住宅等等——因为它们是万物互联的底层技术嘛。
 
那自然,既然这种基础设施级别的技术,是中国制造的,美国的官员很有可能会发出疑问,这些中国造的设备,它们安全吗?其实,别说美国这么想,我们用美国的技术,我们也有同样的疑问啊。这就是中美两国现在遭遇的问题了——我们都在输出基础设施层面的技术,但是彼此之间并没有足够的信任。
 
那你可能会问了,如果双方都不信任的话,那就关起门来做生意,说严重点,也就是所谓的经济“脱钩”不就好了吗?弗里德曼说,中美经济如果“脱钩”,会对双方都造成严重的后果,因为中美本质上是“一个经济”。
 
为什么这样说呢?
 
在同一个论坛上,麻省理工学院的商学院教授黄亚生,用美国科技举例子说明了这个观点,其中提到的好几个数字,都足以看出中国和美国是牢牢绑在一起的。
 
比如美国投行杰富瑞集团2018年发布了一份报告,这份报告选取了16家美国科技公司,包括苹果、微软、高通、英特尔等等我们熟悉的名字。这些公司每年在中国获得的营业收入超过1055亿美元,相当于这16家企业全年总收入的23%。
 
你可能觉得,美国公司在中国赚钱,这也不新鲜。那我们再往前一步:其实,在科研的层面,两个国家也形成了一种“我中有你,你中有我”的关系。
 
比如,在撰写学术论文的时候,两个国家的学者关系相当密切。举个例子来说,在科学和工程学领域,2015年美国和中国合作撰写的论文数量有10万篇。这是个什么概念呢?相当于美国学者和外国学者撰写的论文中,每8篇就有一篇是和中国学者写的。你看,中美两国之间的科研合作,其实比很多人想象的要更为频繁。
 
在科研投入上,中美两个国家其实也能形成闭环。从经费来看,美国会更偏重于基础和应用的研究,而中国的大部科研经费投入到了实验类型的研究;从领域来看,美国的研究投入有比较明显的偏重,比如2018年,生物医药领域一枝独秀,是排名第二工程领域的两倍多,而中国的科研投入则比较平均,没有明显的偏袒。
 
表面来看,中美之间的科研是竞争关系。但是换个角度来看,你会发现它们之间其实形成了一种互补模式。这也难怪说中美关系是“一个经济”。
 
那好了,既然如此,面对未来双方又该怎样合作下去,最终实现共赢呢?
 
✔弗里德曼的答案,就是“信任”。你可能觉得,信任这种东西,当然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没错,别着急——弗里德曼提出了两个具体的解决方案。
 
第一,是通过制度设计来建立信任。弗里德曼认为,中美双方需要设立一个由商贸、技术、贸易和军事代表组成的常设委员会,每月举行一次会议,让对方了解最新的想法。两国的领导人应当每月定期通话,互相知会最新的想法和顾虑。
 
第二,弗里德曼认为,两个国家还需要进行观念上的转变。必须意识到,我们正处在一个新时代:
 
美国人必须意识到,中国能够并且将会制造和出口与美国相同的技术。不能还按照冷战的思路,把中国的技术拒之门外。而中国也应该意识到,自己已经不是一个贫困国家,而是技术强国了。因此中国也应该在推动国际合作上,主动承担更多的责任。
 
弗里德曼认为,世界在不断变“深”,互联网会持续深入我们的物理世界,形成“万物互联”。而中国已经有实力给一个“深化”的世界,输出基础设施层面的技术。如果要说服其他国家使用这样的技术,信任肯定是必要条件。怎么建立信任,将会是大国关系中最重要的功课。
 
弗里德曼的分析,是最近一段时间我看到的,关于中美关系最为新颖和清晰的分析框架。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